众志成城 全民战“疫”主题文艺作品征集展(14):战“疫”诗《国有良医》

发布者:朱慧     发布时间2020-03-16

国有良医

 

葛永海

 

导读:庚子春,荆楚疫瘴大起,国之医者云集响应,奋勇逆行。其舍生忘死之坚忍果敢,足以使天地泣,鬼神惊。医有大德,医有大略,医谋大道。祈愿大疫之后,乾坤清朗,人心清明。古语云:上医医国,此之谓也。




医有大德者,力挽颓危,国难担当。
在漫漶的典籍里,翻阅历史旧章,
医脉绵延,治乱有时,风云消长,
王朝迭变的背影,写满乱世医者的无尽哀伤。
汉末建安,大疫如狂,
张仲景一族凋零,医圣奈何,徒留怅惘,
国患于前,微躯只手何以担当?
时光越千年,2020庚子岁初,天降严霜,
江城疫魔乍起,荆楚风雨凄惶。
怀坚忍以安天下,封一城以保八方。
一城有难,九州担当,
四海英杰,步履铿锵赴国殇,
天下物流,风驰电掣援汉江。
万木成林,舒展出满目的郁郁苍苍,
千流贯江,翻卷起壮阔的惊涛巨浪。
相聚辛亥首义的战场,合一曲生死相搏的悲壮交响,
守护本草纲目的故乡,谱一阕举国战疫的变徵乐章。
 
领军出征,国士担纲。预警世人,天下传扬。
科技攻关,英才领航。医护同心,巾帼榜样。
挺立的医之栋梁,不屈的国之脊梁。
此身报国,寸心已许,独立荆楚海天苍。
国有圣手,术有岐黄,大国青史必流芳。



医有大略者,迎击病魔,百试良方。
遥想当年,华佗圣手为云长刮骨疗伤,
汗青独照,惟见武圣意气扬扬,
刀兵胜却岐黄,杏林岂如沙场?
乱世但得武将,盛代医可安邦。
疫敌如云,撒豆成兵,荆楚已成血泪战场,
勇士出征,阻击疫瘴。
与病毒近身肉搏,何人退却,谁曾彷徨?
多少医者以不屈的姿势挺立疫魔狙击的方向,
多少医者用血肉之躯凝成连绵起伏的坚实屏障,
谁予我矛,攻疫魔发冠,
谁予我盾?护同胞腑脏,
谁曰无衣,与诸子同裳!
疫毒无名,时显时藏,凶焰嚣张。
叩问造化之神,谁能赐予我们救世的良方?
当东方的神农汲汲奔忙,尝百草于山岗,
西方的艾力彼走遍古希腊,用蛇草为世人疗伤,
左执神农丰盈之药囊,
右握艾力彼神奇之蛇杖,
当代的医家利器,重在博采众长,
中西体用兼备,合为祛疫良方。
禹工方舟,若为度人,皆为慈航!
疫魔折翅,无复猖狂,
医家大略,渐露锋芒,
千年国医精粹,扶危拯溺,再造荣光。



医谋大道者,匡扶世风,医心为上。
一百多年前,晚清已陷危局,鲁迅远赴扶桑,
医者何为的末世感伤,恍如旷野钟响,
为何万民苟且,空有皮囊,
悬壶济世岂如匡扶思想?
大医之道,惟有医心为上。
百年之问,宛如空谷足音,至今回荡。
荆楚疫瘴弥天,尽显医者光芒。
医者父母之心,一言一行,皆为世道主张。
无数白衣勇士投身大院方舱,
希波克拉底的誓言在荆楚大地无边回响,
彼以性命相托,我当救死扶伤,
此乃生命之无上荣光。
朝夕奋战,多少医者步履蹒跚却又目光铿锵,
汗浸防服,多少医者力竭神疲依然不退疫场,
父母至亲,无暇环顾,不料就此生死离殇,
抛家别子,咫尺天涯,永留亲人无尽守望!
请谨记,医者用生命之笔给世人写下的最后药方,
以生命捍卫生命,是为大爱无疆!
苌弘化碧,丰碑群像,人间正道终得伸张。
惟愿楚中一城泪雨,换得医患同心,洗尽世道乖张,
静默处,想见江城白莲朵朵,迎春绽放。
荆楚之光,便是济世之方,生命轮转,滋养精神成长,
大疫之后,愿你我相逢,依旧相识模样。
 


从今往后,也许人间依旧,歌山画水,再披新妆。
从今往后,愿医者无为,天下无恙,痛史勿忘。
从今往后,你若回想,不说传奇铸就,只说岁月何求,此生有光!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于2020年3月13日夜



编辑:钱浩楠